【裘杰】下坠之吻 (双杀手设,默契搭档)

  *裘杰,搭档设,双杀手,此篇中二人被组织追杀,讲的是一个短的逃亡过程。

  *有一个前篇(其实是一辆基本没剧情的车),传送门:<a href="http://2859233304.lofter.com/post/1dba2f7c_12a0679ce" class="f-atbox s-fc2" target="_blank"  >点我</a>

  *莫得车,有一点点沫,特殊时期莫得办法,大家将就将就吧。

  

  

  汽车行驶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车轮的滚动掀起了地面上的尘土,杰克坐在车的副驾驶座上,支着一只手撑着头看着车窗外的景色。落日的余晖洒在路面上,像是在追逐汽车行进的痕迹,夕阳缓缓的下沉着,杰克转过头看向正在开车的裘克。

  

  夕阳透过车窗落到裘克的脸上,金色的光线透过裘克额前细碎的短发,原本偏暗红色的头发被染成了金红色,已经有些微弱浅金色光线给正在驾驶的裘克渡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边。

  

  “太阳快下山了。”

  

  裘克听到杰克说的话,侧过头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杰克,裘克踩下了刹车,将汽车停在了路边。

  

  杰克解开安全带,走下了汽车,他走到公路的栏杆边眺望着远处的落日。

  

  “太阳快落山了。”杰克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他转过头。

  

  崖边的刮起的风刚刚好吹起杰克的头发和衣角,飘飞的黑丝发丝在阳光下变成了浅棕色,随着气流摆动。透过发丝阳光刚刚好的落到杰克脸上,夕阳的光线下杰克已经变成了浅蓝色带着一圈渲染的浅金色金边的瞳孔,带着温和的笑意看着面前的裘克。

  

  裘克走到了杰克的身边,他握住了杰克搭在栏杆上的手,他知道杰克刚才的意思,太阳快落山了,他们的逃亡也要落下帷幕了......

  

  ————————————

  

  杰克想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和裘克一起反抗组织,开始这场逃亡,杰克他回想起来三个月前收到的那条消息。

  

  【您有一封邮件】

  

  电脑的下角标微微抖动,杰克处理完了桌面上的文件点开了消息界面。

  

  约瑟夫:

  杰克我有一份东西你必须看一下。

  [文件][文件]

  

  杰克点开了约瑟夫发来的文件,是一份最近的组织的背叛者的名单。杰克仔细浏览着名单,忽然的他看到上面的他和裘克的照片,杰克想了想给约瑟夫那边回了消息。

  

  【杰克:什么情况?】

  

  【约瑟夫:我也是刚刚拿到的,我只知道你和裘克都在要清洗的名单上,其他的我也不太清楚。

  

  【杰克:没事,剩下的我会自己解决的。】

  

  杰克关上了消息界面,把电脑放回了床头柜上。裘克坐在床位,拿着毛巾擦着刚刚洗完澡湿漉漉的头发,杰克从床上爬了过去拿过来裘克手上的毛巾帮裘克擦起了头发。

  

  “怎么了?”裘克偏过头看着身后跪坐在床上的杰克,他刚刚洗完澡回房间就看到了杰克皱着眉用电脑的画面。

  

  “一些事。”杰克估计裘克的头发应该已经半干了,他把毛巾丢到了一边,他在思考要不要现在就告诉裘克他们被组织通缉的事情。

  

  裘克看着杰克面带纠结的神情,他知道杰克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裘克刚刚想问出口就哑住了声音。

  

  杰克想了想还是决定今天暂时不要告诉裘克这个消息了,不要破坏现在的安逸时光。可是内心的不安还是被裘克察觉了出来,他看到裘克张口准备询问他,杰克低头吻上了裘克的后颈,刚刚洗完澡裘克身上只有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杰克继续舔舐着裘克的后脖颈,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裘克侧头看向了杰克,他略微有些惊讶,毕竟杰克主动的时候不多,杰克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不过算了,等结束了再说吧。

  

  裘克拉过杰克的侧脸吻了过去,同时杰克从原本在裘克身后的位置换到了裘克的前面,杰克伸出手搭在裘克的脖子上。裘克一只手托着杰克的后脑勺,两个人深吻着,一边另一只手开始解开杰克原本在家里就没怎么仔细穿只扣了几颗扣子的衣服。

  

  趁事情还没发生,活在当下才是正经事。

  

  

  ——————————————

  

  

  太阳渐渐落下,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光弧在地平线上,曙暮晖的光线撒在地面上,一切都变成了紫粉色。裘克看着太阳光线下的杰克,残留的夕阳从杰克的脸上慢慢下移,最后一点余晖落下。裘克刚刚好看到杰克对着微笑的表情,此刻满天星辰升起。

  

  “回车上吗?”裘克看着已经暗下来的天色,他们也许应该离开了。

  

  “再待一会吧。”杰克看着满天的星辰,安宁的时光不多,白天又是进行漫无边际的逃亡,他不想晚上也要继续白天的紧张,反正一切已经快结束了。

  

  

  ——————————

  

  

  外面正下着小雨,汽车旅馆中充满着潮湿的气息,墙壁上渗着细细的水珠,连宾馆的床铺上也有一股发霉的味道,裘克站在墙边看着盘坐床边木头椅子上正在用电脑工作的杰克,他将手中余下不多的香烟吸完,坐到了杰克的旁边。

  

  杰没有理会旁边的裘克,他继续着手上的工作。“计划好路线了?”裘克询问着,他看杰克已经忙活了很久应该是在计划他们的逃跑路线。

  

  “没有,我没有在计划路线。”杰克结束了最后的事情,把电脑推到了一边。

  

  “不计划路线,你忙什么?”

  

  “做一些以防万一的准备罢了。”杰克想了想继续来的事情,看着坐在旁边的裘克,“我们应该走了,组织的人应该快找到我们之前住的地方了。”

  

  刺耳的警报声响起,杰克看向了监控屏幕,屏幕上一群人暴力的闯进了一栋小别墅。杰克仔细辨认着监控里人的服装细节,“竟然派A组来了,组织真看的起我们。”杰克说着开始操控起电脑,他输入完了指令 叹了口气像是对监控中人的叹息,嗯下了回车键。

  

  “可惜了。”

  

  监控中忽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镜头被爆炸的余波震的粉碎,监控器里的画面晃了晃就完全变成了一片漆黑,监控已经完全坏了。

  

  可惜了他早就知道了组织对他们的清洗,提前就离开了住的地方,现在过去他们住的地方搜查的A组人面对的只会是一场爆炸。

  

  

  ——————————————

  

  

  汽车停在路边,裘克坐在车子里,一只手搭在车窗外,手里夹着半根没有抽完的香烟,杰克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

  

  “下一步去哪,想好了嘛?”裘克偏头看着那边的杰克。

  

  “向前开吧。”杰克摇了摇头示意他没有想好接下来的目的地,他揉了揉有些发酸眉心,这今天他们一直在汽车上他一直没有休息好,有些疲惫。

  

  裘克从车子的后视镜里看到了杰克疲惫的脸色,他把手中的烟头丢到了地上,凑到了杰克的边上。

  

  “做什么?”杰克伸手把忽然凑过来的裘克轻轻推远了一点,他现在有些累不想理裘克。

  

  “累了就睡觉。”裘克看出了杰克烦躁的原因,他真的这几天杰克一直没有睡好。

  

  “嗯。”于往常不同的,杰克并没有反驳或者否认裘克说的话,他将手上的笔记本放到了一边,调整了下座位,闭上眼睛躺了下来。

  

  “好梦,杰克。”裘克看着睡着的杰克,他从杰克挂着旁边的衣服里翻出了一盒薄荷烟,拿出打火机点了起来,与他平时抽的烈性烟草不同,薄荷烟淡淡的味道对于他就如同在闻有一点醒神作用的香料。

  

  他对这种“娘娘腔”的香烟没有什么喜欢的,不过杰克习惯抽这种烟,所以他有时候会抽。当他和杰克分开的时候,他有时候会点一支,薄荷烟的味道闻起来就像是杰克走在他身边沉默的工作,在杰克不在他身边的时候给他自己一点安心。

  

  虽然现在杰克就在他身边躺着,他不需要薄荷烟来想杰克,不过他还是点燃了一只薄荷烟,他看着升起的烟雾,脑中闪过许多碎片般的画面。

  

  

  悬崖下,他抱着杰克躲开落石的动作。

  

  侧翻的即将爆炸的汽车下,杰克拉着他把他从车子里拽出来的眼神和语气,他现在还记得当时杰克是边骂着脏话边把他拉出来的画面,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杰克连续说那么久的脏话。

  

  两个人为了逃脱目标追杀跳进河流后,出来在河岸边交换的那个带着水腥味的湿漉漉的吻。

  

  酒吧里,杰克兔女郎装时故意用手指蹭到他脸上的口红和那个主动意味明显的吻。

  

  平时坐在电脑前,杰克认真工作时键盘上哒哒的清脆响声。

  

  

  ——————————————

  

  

  嗯——杰克睁开眼睛,醒了过来,刚好凑过来的裘克,两个人之间只有几厘米的间隙,以至于他能感觉到裘克温热的呼吸打在他脸上的感觉。

  

  他注意到裘克并不想要做什么,只是单纯的离他很近的在回想一些事情,他忽然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不过很快他又想,他为什么要失落呢。

  

  杰克想着无奈地笑了笑,他伸出手在裘克眼前晃了晃。裘克回过了神,看着面前刚刚睡醒的杰克。杰克伸手圈住了裘克的脖颈,将裘克和他中间的距离近一步拉近。

  

  “刚刚在想什么?”

  

  “以前的事。”

  

  “是嘛。”杰克低低的笑了两声,刚刚的补觉让他现在的状态感觉良好,疲惫的感觉缓解了很多,他现在心情不错。

  

  裘克看着微笑着着看着他的杰克,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杰克现在的情况,“杰克,我们的汽油快用完了。”

  

  杰克听完并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反而想是早就预料到了一样,一脸平静的看着裘克。“裘克,快结束了。”杰克将两人之间的距离进一步拉近,他脸上带着一丝释然的笑,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裘克,快结束了。”他说着吻上了,面前的人。

  

  裘克被杰克忽然的动作,搞的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反应了过来,投入感情的深吻了起来。

  

  在帷幕落下前,尽情狂欢吧,疯子们。

  

  

  ——————————————

  

  

  

  杰克站着断崖边,看了一眼底下的风景,海浪拍打在高耸的崖壁上,杰克回头看向身后正拿着手枪对着身后开枪的裘克。

  

  杰克对着那边打出了自己墙里的最后一发子弹,把他手上最后一把用完子弹的枪丢到了地上。

  

  咔哒,咔哒——子弹打完后空枪板动的声音,裘克手中的子弹也用完了。裘克骂了声脏话把手中的枪一扔,走到了杰克的身边。

  

  “用完了。”杰克站着崖边笑着问着裘克,裘克随意的嗯了一声,好像完全不在意最后一发子弹用完只会他们会这么样。

  

  “结束了。”杰克走到了裘克旁边,他帮裘克掸了掸肩上的灰,扫了那边即将过来的那群组织里的杀手一眼,转头有看回了裘克。

  

  “给他们一个惊喜。”杰克嘴角带着玩味的笑容,手中如同变魔术一般拿出了一个手雷扔向了那边,虽然他跑不掉了不过多留下几个人总是好的。

  

  “我们走吧。”

  

  “好。”杰克被裘克环抱着站着悬崖口上,他们慢慢的走向了悬崖口。

  

  裘克最后看了一眼那边混乱的人群,吻上了怀里的杰克,他想现在这样就是最好的结局了,他和杰克死在一起,裘克挪动了脚步,两个人一起从悬崖上坠落了下去。

  

  下坠中,杰克睁开了双眼看着也在凝视他的裘克,

  

  “我会永远陪着你,永远......”

  

  “我知道,我的爱人......”

  

  ——————————————

  

  薇拉就像万千机场的工作人员一样,每天都在机场做着日复一日的接待工作,见着来着世界各地不同地方的人,大多数人让并不能让她太在意,不过今天我们的薇拉小姐却很在意一对旅客。

  

  薇拉站着前台,看着那边正在聊天的两个人。轮椅上坐着的位浅棕色头发的男人,半长的头发微微带着点自然卷,看起来质感非常的柔软,浅蓝色的瞳孔里带着笑意和他身后给他推轮椅的绿发青年聊着天。

  轮椅上的青年脸色略显苍白,看起来像是一个大病初愈的病人。脸颊上淡淡的一片雀斑和头发的天然卷搭配起来,看起来无比的显小。另一边站着的是一位绿色头发的青年,穿着简单的衬衫牛仔搭配,推着轮椅和轮椅上的青年聊着天。

  

  薇拉注意到了两个人手上都带着戒指,看来她的确没有猜错,这一个是一对同性恋人。薇拉注视着他们慢慢地走了过来。

  

  “欢迎来到巴黎,祝您有一个好时光。”薇拉摆出了标准的迎宾笑容,她希望这对恋人可以在巴黎有一个好的假期。

  

  “也祝您工作愉快。”轮椅上的青年回头看了一眼站着那边的薇拉,礼貌性的回应了一下薇拉的祝福。

  

  “杰克,我们接下来去哪。”绿发的青年凑到了轮椅上的青年的耳边,用着只能两个人听见的声音说着。

  

  “我已经告诉约瑟夫我们要来了,等他来接我们就行了。”

  

  “好。”裘克答应着,环视了一圈经常的四周,他再次俯下身凑到杰克耳边,“我还是很好奇你是早就计划好我们跳下悬崖的逃生方法还是只是单纯的我们那次运气好。”

  

  当时两人从悬崖上跳了下来,因为崖底放着的装备他们活了下来,而且最后组织宣布找到了他们说尸体确认了死亡。如果说不是杰克特意安排的,裘克死都不会相信,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连假死的尸体替身都准备好了。

  

  因此虽然两个人活下来了,他却觉得心里有些不爽,毕竟当时他带着杰克跳下悬崖是抱着百分百同生共死的心态跳下去的,结果杰克却不是和他一样的心态的。

  

  “两者情况都有,我当时也不知道我们跳下来会怎么样,也是带着必死的心情的,不过我确实事先做了一些准备。”杰克知道裘克内心的想法,他当时确实是已经做好了死在一起的准备,只是事情出现了转机。

  

  “而且我说过了,裘克。我会永远陪着你。”杰克正视着面前的裘克,像是许下什么誓言一样。

  

  “我知道。”裘克回应了杰克的话,誓言总要有人见证才能生效。他抓住了杰克的手注视着面前的杰克,他知道他永远也不会分开了。

  

  我知道我的搭档,我的爱人,你会永远陪着我,我们永远属于彼此。

  

  

  

  ————————————

        ps
        
        1. 零陵直接沉迷游戏,更新的有点慢大家见谅。
        2.这篇看起来可能有些迷,不停的插叙,倒叙。qwq,对不起大家。
        3.马上277粉丝开放点梗,欢迎过来点梗。

  

  

评论 ( 10 )
热度 ( 93 )

© 一两零陵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