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杰】咫尺之差 哨向设(塔抓捕人哨兵裘×逃亡向导杰)

  *裘杰,塔抓捕人哨兵裘×逃亡向导杰


  *其实是一个两边互相防水(泄洪)的追捕故事。


        *全文大概1w4

 


  


  在经历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余晖之后,世界逐渐恢复了平静,然而真正的危机已经悄然孕育。在战争中大量的人员伤亡,使新世界的人口严重的不足,而其中由战争这不可抗力因素所导致哨兵向导不平衡更是进一步发展,将原本就已经严重失调的哨向比推向了一个骇人的峰值。


  


  因此塔开始对向导进行极为严格的统计管理制度——每一个向导都必须登记,从分化之后接受塔的严格监督,直到由塔分配给合适的哨兵结合之后才能进行工作,可以说当一个人分化成向导的那一刻起便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成了所谓的塔的稀有资源。


  


  裘克看着手中的药瓶,从里面倒出了一片向导素,他沉默地盯着手里的小白片看了许久,带着自嘲意味的笑了笑将小白片又放了回去。


  


  老实说除了可能进入失感状态的时候,裘克平时对向导素都是不屑一顾的,他不喜欢这塑料容器中的小白片,仿佛在告诉他他的人生是失败的只能过着一生没有向导的生活,靠这小小的药品维持苟延残喘的生命,尽管这破药连他经常的失眠问题都解决不了。


  


  他不喜欢向导素,但又不得不经常有规律的服用,不然谁知道会不会在做任务的时候出意外。


  


  熟悉的警报声响起,裘克抬头看向了中央的大屏幕,屏幕上详细的出现了这次任务的目标——一位逃亡向导,目前是某塔外组织的核心领导成员,被C区1街5号摄像头捕捉到了影像,身边还有一位同伴携行。


  


  “又是杰克。”美智子抬头看向大屏幕,小声嘟囔着,她转头看向了一边的裘克,“裘克,这次的行动计划......”


  


  裘克没有先回答美智子的问题,他打开通讯器询问起了杰克的行踪。“告诉我他们现在的位置,我需要详细的来制定计划。”


  


  “刚刚在C区2街1号摄像头,再次捕捉到目标影像。”


  


  裘克心里计算着杰克行进的速度,大概确定了杰克的位置,“B队,C队,E队分别封锁C区三条出口,争取将他封锁在C区内,A队和我前往C区找人。”


  


  “裘克,向导素。”美智子指了指裘克放到桌子上的小瓶子,鉴于裘克有过失感的历史,她有责任提醒一下裘克,向导素的服用。


  


  裘克,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小瓶子,还是选择了听取美智子的意见,从里面倒出了两粒向导素,喝水吞服了下去,他抓起了挂在椅子上的外套,下达了命令——出发


  


————————————  


  


  杰克坐在汽车的后座上,他闭着眼睛感受着脑海里的精神图像,图像中许多小点正在向他们的方向前进,逐渐形成了一个还不太整的包围圈。


  


  “杰基,下一步向哪里开?”约瑟夫从车里的后视镜看着闭眼坐在后座的杰克。


  


  “北偏西40°,从前面的过道上去,转3号街。”杰克睁开了眼睛,他在计算塔包围圈合拢的时间,西北方向人口交通较为拥堵,应该会晚三分钟才能到位,他决定从西北方向突破。


  


  “塔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了?”


  


  “对,包围圈收拢预计还有15分钟,我们从3街过去,西北方向的人员应该会慢一点,我们可以先于塔两分钟到达,从那边突破。”


  


  “行。”约瑟夫点了点头,踩下了油门,加快了行车的速度。


  


  “什么?塔已经发现我们了。”车前的副座传来了一声惊呼,娜塔莉作为一名刚转化的向导,她没想到她刚得到黑鸦人员的接应就被塔发现了,她感到害怕。如果现在被她抓回去,作为逃亡向导,她可能会一辈子生活在痛苦之中。


  


  “是的,娜塔莉小姐,塔已经发现我们了,不过不用担心他们抓不住我们的,包围圈还没有收拢。


  


  您现在有时间惊慌,不如赶紧冷静下来,一会我们还要突破封锁。”杰克通过后视镜看着副座上惊慌的娜塔莎,他在心里继续计算着塔包围圈的收拢时间。


  


  杰克作为黑鸦的核心人物,帮助刚刚转化的向导避开塔的控制已经不是第一次,他早就已经不在害怕塔了。


  

——————————————

  


  


  “队长,对方躲起来了,摄像头没有再捕捉到踪迹现在怎么办?”指挥室里一名警员,看向坐在位置上的裘克。


  


  “没事他们逃不出去的。”裘克看着面前的指挥面板,屏幕上整齐分布的小黄点代表着裘杰手下人员的位置。裘克用手敲着木质的办公桌面,他在计算杰克的逃跑路线。


  


  他和杰克已经不是第一次交锋了,这位逃亡向导他们一共抓捕了他四次算上这次是第五次,前四次他们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抓到对方就已经不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次终于可以找到杰克,正面遇见了。


  


  杰克,如果我是你我会去哪呢?一个好的猎手会去猜测猎物的想法,来进行狩猎。


  


  裘克盯着面前的指挥面板,理论上他现在应该去杰克的主要逃跑路径上等着,等确定了杰克的位置再过去,不过他不喜欢按惯例行事,循规蹈矩的等待可不是裘克的作风,超越常规的主动出击才是他的风格。


  


  裘克继续看着面前的显示屏忽然他注意到了西北角人员就位速度的不同。整齐的包围圈因为西北角略有差异的分布而露出了缝隙。


  


  裘克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他想他已经知道了杰克的行进方向,追猎即将开始的兴奋让他加快了手指在桌子上敲击的频率。


  


  找到了,在经历了四次失败的捕猎之后,猎人终于抓住狐狸露出了的尾巴。


  


  公路上一辆汽车在上面飞驰,杰克坐在后座上面无表情的听着身后警车鸣笛的声音,如果此时有人从天上俯瞰便可以看到,公路上一辆黑色的汽车身后跟着一队警车。如同一个狼群在追捕一只猎物一样,他们穷追不舍。


  


  “如果被塔抓回去我们一定会受到折磨的。”娜塔莎坐在汽车副驾驶位上她透过后视镜惊慌地看着车后追逐的警车队列。


  


  “杰基,事情好像搞大了。”约瑟夫没有理会娜塔莎的话,反而满脸轻松愉悦,好像他们只是在进行一场游戏,而不是惊险的逃跑。


  


  五分钟前他们刚刚从塔的封锁圈里突破出来,却被塔的人员找到了踪迹,开始了一场公路上的追逐。


  


  “那就让事情更大一点吧。”杰克表情没有变化,他从车后座的底下翻出了一个长匣子从里面拿出了今天的重头戏—— RPG-18火箭筒,组装了起来,在后座上架好对准了身后的车队。


  


  “杰基,你果然把它带出来了。”约瑟夫看着杰克手上的火箭筒,兴奋之色溢于言表。他已经大概能想象出杰克会拿它做什么了。


  


  


  

  裘克开着警车,坐在驾驶位上,他盯着前面极速飞驰的黑色汽车。还有一公里就要到边境了,如果无法在这之前追捕到他们,这次行动就失败了。一旦放杰克他们通过了边境,便出了塔的管理范围,他们无权再继续抓捕下去。


  


  不甘心,他又要再输一次吗?裘克踩紧了脚下的油门,不会,这次一定会成功。裘克坚定了心中的想法,忽然他注意到了面前汽车的变化,只见车子后座上,架起来一个东西,裘克仔细地盯着看去,几乎是一瞬间他便认出了后座上的东西。RPG-18火箭筒主要用于近距离打击坦克、装甲车辆。


  


  God,他们还有这东西?裘克注意到了杰克已经开始瞄准准备发射火箭筒,他看着着后座的杰克。


  


  杰克调整好了角度,对着裘克那边比了一个小小的口型——“送你们一个小礼物”,他说着叩动了扳机。此刻危险与诡异的美感在杰克身上重叠,他用着不经意的态度,挥下了死神的镰刀,甚至脸上还带着一丝和煦的微笑。


 


  裘克看着后座上的杰克,愣了下神但几乎是下意识的裘克身体自己做出了选择 他侧打了一下方向盘,躲开了出膛的炮弹。


  


  火箭筒爆炸的轰鸣声响起,身后爆起来一片火花,前面被掀翻的汽车阻挡了后面汽车的行进,裘克的汽车也因为刚才的急转撞在了旁边的护栏上,暂时无法行动。看着扬长而去的黑色汽车,他知道这次任务又失败了。


  


  杰克盯着身后的景象看了一会,他以为第一排那辆警车一定会中弹爆炸的没想到竟然被他躲过去了,里面的哨兵反应速度应该不错。可惜了,是塔属下的哨兵......


  


————————————


    


  裘克坐在监控车里,时刻注意着对面商业大厦的情况,他们刚刚通过塔属下的线人得知黑鸦的首领现在此处交易,他抓捕五次都失败的对象现在就在这座大厦里。裘克紧紧盯着屏幕,思考着接下来的计划。


  


  “sir,情况好像不对。”耳麦里传来第一小队负责人担忧的声音。


  


  “怎么回事?”


  


  “线人那边好像出了点事。”第一小队的负责人看着面前紧锁的房门,无比的担忧。他有种不好说预感里面黑鸦的首领已经离开了。


  

  刺耳的火警警报铃声响起,楼层里的人群开始慌乱了起来。“sir,情况不妙,这边着火了。”小分队的负责人压了压耳边的耳麦,环视四周寻找着火源,同时推开了房门。


  

  裘克听着小分队负责人汇报着情况,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凯文,直接搜查楼层,人应该.......”


  

  没等裘克说完,凯文便推开房门,看到了房间里的景象,塔属下间谍组织的几位保镖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另一边组织的首领倒在椅子旁,头上被砸开了一个口子流着鲜血。“sir,黑鸦的首领......”


  


  “他已经跑了,凯文搜查整个楼层。”裘克下达了命令,他早就猜到杰克会察觉到了不对直接离开了。裘克起身走出了监控车,他准备亲自去会会他这位老对手,杰克现在在那做几十层楼的大厦里,而他需要在人员疏散完之前找到杰克。


  


  


  


  杰克心里烦躁急了,他合作已久的一位合作伙伴竟然是塔的线人,就在刚才还准备帮助塔抓捕他,不过还好他提前察觉出了异常,跑了出来。


  


  杰克一只手按着另一只手臂上的伤口,在刚才的搏斗中他手臂被划开了一道伤口,正在不停的向外流血。杰克另一半肩膀靠在楼梯上以有些倾斜的姿势,缓缓地向下走着,安全通道内一片漆黑,除了亮绿色的指示牌没有一点照明的光线。


  


  裘克站在大厦五层的安全通道转角处,他交叉着双手半靠在墙边,门外的楼层中刺耳的火警声已经停止但是人群的嘈杂声还是通过了安全门之间的缝隙传了进来,不过裘克并没有被这些杂音影响,他仔细地聆听着安全通道内的声音。


  



  嗒嗒的脚步声,在空荡的楼梯间里响起,对于普通人来说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在塔的顶尖哨兵的耳朵里却是无比的清晰。可以听出是一个人缓缓走下楼的声音,而且可以听出他走的并不快,甚至还有一点缓慢,应该是受了伤。


  


  杰克缓缓的向下走着,他感知到了下层楼梯中站着一个人。杰克不悦地皱了皱眉头,竟然有人也在安全通道里,不过还好他感受到了对面人的精神上有许多细小的精神漏洞,如果他发现了自己的身份,杰克可以给他精神上的一击。


  


  裘克缓缓抬头,他看见了一身材高挑的男人正从楼上缓步向下走来,他一只手扶着楼梯的扶手,脚步没有丝毫的慌乱甚至还带着一丝轻松愉悦像是刚刚下班准备归家的白领。


  


  裘克抱着手,靠在墙边没有动作,直到男人从他面前走过,一丝淡淡的血腥味还是吸引了裘克的注意,他有预感眼前这个人就是黑鸦的首领杰克。


  


  裘克微微眯起眼睛,他伸手扒向杰克的肩膀,却被杰克迅速的闪躲了过去,此时他和杰克四目相对,他看到了杰克眼神中的警觉。他知道杰克也在注意他的动作,杰克现在应该已经确定了他追捕者的身份。


  


  猎人与猎物相互对视,不过谁才是真正的猎人呢?


  


  瞬息间,杰克出手了,他挥拳向裘克的头部,却被裘克半路截住了手臂,在被带着失去平衡之前杰克另一只手揽住了裘克的肩膀,带着裘克一起撞向了墙壁。


  


  澎——人体撞击到水泥墙上的声音,杰克的后脑重重地撞到了后面的墙壁上,他眼前的视野一黑,脑中一阵天旋地转。肩膀上传来剧烈的刺痛感,肩膀上的伤口应该又裂开了,伤口被人用手紧紧按压着,他可以感觉到鲜血的流失,杰克用力地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裘克。


  


  豹子的嘶吼声在狭小的楼道内响起,一只黑豹出现在了杰克的面前,黑豹以守护的姿势挡在了杰克的面前,喉咙里压着低低的嘶吼声,它警惕地看着对面被推开的裘克,尾巴一甩一甩的在杰克前面行走。能凭空出现在这里,毫无疑问这:是一只精神向导而且应该就是杰克的。


  


  啧,大意了。杰克还未从眩晕中缓过来,他半靠着墙壁,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他还是低估了面前这位哨兵的身手,既然直接动手不行,就只能换一种方式。


  


  向导,当然是精神攻击。杰克凝神,开始对裘克的精神之海发起攻击,尖锐的攻击几乎是一下子就在满是细小裂缝的精神体上找到了突破口。


  

  竟然了裘克的精神之海杰克看到了里面的景象,塔属下的哨兵精神图景也会这么差吗?杰克心里疑问着裘克精神之海的不稳定性,一边继续攻击着。这位哨兵的精神之海太不稳定了,他只要多用一点力就可以让他进入完全的失感状态,要去做吗?


  


  在杰克犹豫的期间,他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对面哨兵的精神之海好像与他精神力相容度非常的高,身体里开始产生了一种特殊化学的反应,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结合热的先兆


  


  该死,基本只有相容度非常高的哨兵向导之间才会有的结合热竟然在他和一位只见过两次面的哨兵之间发生了,不幸的是那位哨兵还是抓捕他的人。


  


  果然命运是个坏蛋,杰克他刚沾沾自喜,命运却忽然回头对他狡黠一笑,告诉他一切都在命运的安排之内。


  


  杰克停下了接下来的攻击行为,另一边裘克已经因为精神之海受到的攻击而头疼地半靠在那边的墙壁上,身旁是同样因为受到攻击而趴在地上的精神向导,一只雄狮。


  


  杰克快步从裘克旁边走过,冷漠的扫了一眼闭着眼睛的裘克。还行,没有失感死不了,一会他应该就能自己恢复了。


  


  杰克想着快步的走下了楼梯,身后杰克的精神向导那只黑豹在裘克的身边环形地走了两圈似乎是在打量裘克那只精神向导的状态,看得出来他在关心裘克趴着地上的精神向导,他对这只和他相容度很高的精神向导很感兴趣,直到它感觉他的主人已经走远了,才迈着猫科动物特有的轻盈步伐,甩了甩尾巴优雅地离开。


  


————————————

 


   


  “队长,你没事吧?”薇拉看着担架上刚刚转醒的裘克,满脸的担忧。十五分钟前他们刚刚在商业大厦五层的楼梯口找到了陷入昏迷的裘克,犯人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队长,发生什么了。”


  


  “我遇见了黑鸦的首领。”裘克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他在思考为什么杰克没有在他昏迷的时候杀死他,难道被塔追捕的流亡向导还会对他这个塔的追捕者心软。


  

  “您是......”薇拉有点为难地接着话,她不知道应不应该说下去,她大概猜到了裘克昏迷的原因。塔顶尖的超A级哨兵在对上黑鸦的人的时候竟然输了,而且对面还是一个向导。


  


  “精神攻击,他精神力等级应该很高。”裘克看了一眼一脸为难的薇拉,他知道薇拉想说什么。为了上司的面子,薇拉当然不会直接说出来,不过她肯定在想一个哨兵对上向导竟然被向导打昏了,真丢面子。他需要解释一下,他输的原因。


  


  “你们接下来有没有找到杰克的踪迹。”


  


  “没有,队长。我们附近所以的监管都查过了没有找到他。”


  


  “收队,回去吧。”裘克下达了回塔的命令,竟然杰克已经不见踪迹了那再接着寻找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只能先回去了。


 


   


  ——————————————


  


  让人脸红的呻吟声断断续续的响起,床上身材修长的黑发向导被摆成羞耻的姿势,被人入侵。


  

  “裘克......裘......克。”身下的人呼喊着自己的名字,原本冷漠淡定的脸上满是不寻常的红晕。


  

  叮,叮——刺耳的闹铃声响起,裘克从刚才荒诞的梦境中醒了过来。裘克掀开被窝,看向了微微撑起的那处......


  


  裘克沉默了许久,绝望的看着尴尬的地方。单身快三十年忽然有一天早上做了青春时期经常做的梦,对象还是他只见过几次的抓捕对象,这是一种怎样的奇遇呢。他忽然想到了当年在学校里室友威廉说的话“从来没有过自己向导的哨兵看什么向导都觉得眉清目秀。”难道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对杰克有这种想法?


  


  肯定还有什么原因,毕竟他并不是接触不到向导,每个月的精神检察基本都会有向导对他进行浅层次的精神安抚,所以应该不是太久没见过向导的原因。裘克环视着房间里的东西,他注意到了挂在床边椅子上的外套,外套的袖口上被蹭到了深棕色的痕迹。应该是昨天他和杰克打斗中沾到了杰克伤口上的血。


  


  裘克下床走到了外套旁边,裘克提起了外套沾着血迹的袖口,一股淡淡的红茶的味道残留在上面。


  


  他差点忘了杰克是一位向导,即使他在外面是打了抑制剂抑制了向导素散发,血液里或多或少的也有向导素的成分。原因看来已经很明显了,昨天打斗中他袖口沾了杰克的血液回家后并没有及时处理衣服,而只是随手把衣服挂在了床边以致陌生向导的向导素在自己房间里挥发的一晚上。


  


  裘克有些无奈的看着面前的外套,按道理他应该现在就把这件外套洗了,不过外套上淡淡的向导素气味却像是在诱惑他——嘿,这可是一个未结合向导的向导素,而且你们相容性很高。


  


  好麻烦。裘克把外套丢回了椅子上,转身出来房门。算了算了,上面的血迹就放着它吧,就当是用来治失眠问题的药,毕竟他昨天晚上因为这件衣服睡的不错。


 


  

————————————————

  


  


  “裘克,有份东西我需要你看一看。”美智子满脸担忧的,拿着的一份报告将它递到了裘克的面前


  “什么东西?”裘克疑惑的接过了报告,看了起来。


  

  xxxx年x月x日


  死者:安东·萨尔达


  等级:C-


  死因:脑死亡


  


  “罗茨他们组的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而且只是一个C级向导。”裘克疑惑地翻看着手上的报告,她不太理解美智子为什么看起来无比的担忧。


  


  “确实是他们组的人,不过重点不是在这里。我刚刚去问了验尸的卡尔这个哨兵的死因,精神性的脑死亡,死前精神之海受到过重创。基本可以确定是高精神力的向导动的手。我特意去查看了他的行程,死亡之前,他曾经报告过在街上发现了疑似黑鸦人员的踪迹。”


  


  “你的意思是......”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遇到黑鸦精神向导的攻击,现在我们已知的黑鸦等级最高的向导是杰克——B级向导。”


  


  “B级?”裘克看着手中的调查报告,思考起了以前学的关于向导的知识。他冷笑了一声,“做统计调查的那群人果然都是废物,B级向导光靠精神攻击就能解决一名C级哨兵?”


  


  “这正是我要说的,杰克他的等级肯定不是B级预估至少在A+级以上。”


  


  “嗯......”裘克继续看着手里的报告没有太去理会美智子说的话。


  


  “裘克,不要一脸无所谓。这个任务目标你不能再继续跟踪了,把他转给别的组吧。”


  

  “为什么?”裘克有些疑惑的看着桌前看起来有些焦躁的美智子。


  


  “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裘克!你的精神之海极其不稳定,在A+级向导面前和纸糊的气球根本没有什么区别,你继续跟踪下去是准备和安东一样吗?裘克!”美智子生气的看着面前还是一脸无所谓的裘克,她这位同事危险的精神状况她还是清楚的。她担心裘克的情况,她可不想看到哪天裘克躺在棺材里,带着荣誉勋章牧师在旁边哀悼因公殉职的年轻哨兵。


  


  “啊......”裘克看着面前忽然发飙的美智子愣了一下,咽了口口水。裘克向缩了缩头,往椅子里靠去。美智子什么都好,就是生气起来有点太过激动了。裘克压着嗓子,小声说着话,安抚美智子有些暴躁的情绪。


  

  “美智子,你不用这么担心的,我最近的精神状况好了很多,海伦娜哪里应该也和你说过了吧,而且我们追踪了三、四个月的人现在把我们辛苦找的线索和资料转交给罗茨你甘心吗?”裘克不是害怕美智子,不过和一个平静友善的美智子共事总比和一个暴躁的同事一起工作好。


  


  美智子回忆着之前和海伦娜的聊天,裘克的精神状态确实好了很多。“你精神状态怎么突然变好了?别人受过向导精神攻击都是水平下滑,你怎么越来越好了,难道对面向导给你做了次精神安抚。”


  

  美智子看着往椅子里缩的裘克,她忽然想到了当年她刚刚从马戏团里捡回来的还是小小只的裘克,当年明明那么可爱的孩子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样。美智子看到了裘克头顶上翘起的一缕杂毛,她伸出手轻轻的抚平了那一缕翘起的头发,用着看小孩子的慈祥目光看着往后缩在椅子里的裘克。


  


  “美智子,不要还把我当小孩看。”裘克伸手拍开了头顶上美智子的手,向后蹬了一下椅子,从美智子身边滑了开来。


  

  


  “我是在关心你”。美智子收回了手,把桌子上的文件收了起来,“你注意自己的精神状况,我走了。”挥了挥手,关上了裘克办公室的房门。


  


  裘克目送着美智子离开,还好刚才美智子没有接着问他,他精神变好的原因,不然他应该怎么说呢?他精神状态变好的原因是靠一件沾了向导素的外套。


  

  

————————————

  


  地下走廊里,嘈杂的脚步声响起。裘克跑在过道上,追逐着前面逃跑的向导。就在刚才他们的监控摄像头在街上捕捉到了杰克的行踪,被塔通缉的逃亡向导明目张胆的出现在了塔控制区的街上,明目张胆的挑衅。


  

  裘克仔细听着前方奔跑的人的方位,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一个死胡同了。裘克比了一个手势示意身边是另外几位哨兵摆出了一个包围的态势,把杰克堵在了前面的死角里。


  


  第二次与杰克正面接触,裘克站在过道上观察着对面的杰克。已经被堵住全部的出路的向导没有一点惊慌的情绪,脸上依然是一派淡定从容杰克站在哪里,想是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一样,他微笑地着面前的哨兵。


  


  忽然咔嚓一声,电路被切断的声音响起。仓库里整个陷入了黑暗,此时只留下人的呼吸声和心脏跳动的声音。


  


  视觉的被剥夺让其他感官更加敏锐了起来,衣料中间轻微的摩擦声都变得无比的明显,裘克能明显的感知到杰克还站在刚才的位置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


  


  玻璃制品坠地破碎的清冽声响起,可以听出来,杰克应该是把一个玻璃制品扔到了地上。


  

  会是什么呢?他还没想到杰克能有什么办来逃出五名哨兵的包围,靠一个打碎的玻璃瓶,明显不应该。


  


  空气依旧是无比的寂静,仿佛一切都已经静止了一样。裘克仔细辨别着杰克的方向,他已经准备好发动攻击了。变故却在一瞬间发生了准备动手的裘克忽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变得惹人注目了起来,仓库中空气流动的声音变得无比的巨大,他能感觉到他的无数感知在这一刻同时爆发,巨大的信息反馈同时冲击着裘克的大脑。


  


  裘克明白了现在的状况,他又陷入失感官超载的状态了。虽然不知道杰克的怎么做到的,但是他的的确确的进入了感知超载的状态。


  


  裘克倒在了地上,他尽力维持着清醒的状态,但是过量的信息冲击让他头疼欲裂,他知道他快撑不下去了。在陷入完全的失感状态之前,他看到了仓库灯光重新亮起后,杰克离去的背影。


  


  又失败了,而且这次失败的结果可能是自己精神之海的全面崩塌,不甘心啊。


  


  


  杰克扶了扶耳边的微型耳麦,“实验很成功。我现在回去。”杰克转身离开了现场,在杰克走到接近楼梯口的位置,他停下了脚步,看向你躺下的裘克的方向。


  

  杰克的精神向导那只黑豹已经跑了出来,黑色的大猫在裘克的精神向导狮子的边上不停的徘徊着,时不时抬起头看一眼站着出口处的杰克,仿佛是在召唤杰克回来,回来帮助他安抚裘克的精神向导。


  


  “你喜欢他?”杰克看向黑豹的方向,慢步走了回来。杰克蹲下身看着面前已经完全陷入失感状态的裘克,黑豹伸出舌头舔了舔杰克的手心,侧头看着另一边的裘克,示意杰克帮助他。


  

  “你要我救他。”杰克盯着蹲着地上的黑豹,心里在思考着如果要对裘克继续精神安抚,接下来应该干的事情。


  

  黑豹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杰克,他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作为杰克的精神向导他所反应的是杰克心里真正的想法,杰克心里确实在担忧着这个和他相容性很高的哨兵,所以他才会去关心裘克。


  


  主人真是越来越难懂了,黑豹想着趴到了裘克的精神向导身边,反正他现在也做不了什么。


  

  杰克叹了口气,蹲下身坐到了裘克的身边,他伸出手抚上了裘克的额头。发动精神力尝试着进入裘克的精神领域,不同于之前的精神力尝试缓缓的包裹着裘克的精神之海,通过缓慢渗入的方式对它进行修复。


  

  但是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裘克的精神力有着很强的排斥性,排斥杰克的帮助,在杰克刚刚将精神力进行安抚的时候就开始了攻击。


  

  杰克皱了皱眉头,他抬着裘克的头搭到了自己的腿上,轻抚着裘克的额头,同时下达了向导对于哨兵所特有的指向性指令——哨兵,减少信息分析,平静下来。


  


  杰克感受到了裘克略微平静下来的精神领域,重新进行安抚。精神进入浅意识层,杰克释放出安抚的信号,他开始想办法修复裘克的精神损伤,细小的缺口被一点点的修复。


  


  差不多应该完成了,杰克想着正准备从裘克的精神里撤出,他又发现了一次缝隙,还是最后再解决一点问题吧。杰克又深入了一点,紧接着他发现了一处巨大的精神缺口。没办法,只能再继续下去了。


  


  杰克深入着,慢慢的他发现了不对,这处缺口好像并不仅仅是浅意识层的问题,似乎是更深领域的问题。虽然进入陌生哨兵的深层意识层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而且塔的支援应该快来了,杰克想了想还是选择进入了裘克的深层意识之中。


  

  好像整个人都落入了水里,两边无数的水流包裹住了杰克的意识,慢慢的下落,下落,杰克闭上了眼睛。


  

  木马的歌谣声断断续续地响起,金属之间刺耳的摩擦声混杂在已经完全变调的童谣声里。杰克睁开眼看到了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一处荒废的游乐园。


  


  地面上满是已经残破的宣传海报,杂草就生长在游乐园的主干道上,破旧的设施上生着铁锈。杰克环视着四周,他在寻找着他本次进入精神云图的目标。他以前也有过帮助哨兵精神安抚进入深层意识的经验,现在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裘克。


 


   裘克会在哪里呢?杰克走过游乐园里的旋转木马,他看到了远处的马戏团颜色鲜艳的尖顶帐篷。杰克走向了马戏团,他寻找着裘克,观察着四周忽然他发现了地面是点点的血迹,血迹的量很少如果不仔细看很容易就回吧被人忽略,杰克看着血迹延展的方向,通向了马戏团的门口,杰克走了进去,看到了延续到地下室里的血迹。


  

  应该在下面了。杰克走下地下室,查看着地下室的四周,很奇怪的他并没有发现裘克。这不应该啊,杰克皱着眉。在走到地下室东北角的时候他听到了低低的呼吸声,杰克侧头向了那边。


  


  杰克走了过去看到了躲在边墙里的裘克,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穿着单薄的衣料,身上是大大小小的淤青和伤口,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小小地缩在墙里。


  

  精神云图中的意识体便是本人最真实的体现,既本我意识是什么云图中所表现的就是什么,而精神云图大多以人过去某一个印象深刻的地方或者代表精神特征的一个场景出现人物形象也大多与环境相搭。


  


  没想到塔的顶尖哨兵的本我意识竟然是一个童年受气的小孩而且精神云图还是游乐园。


  


  杰克走向了缩在墙角的裘克,他看出了裘克眼神里看出戒备,杰克释放着友善的信号,他蹲下身把裘克抱在了怀里。裘克忽然被人抱住,他下意识地挣扎着,不过很快他感受到了面前的人并没有恶意,他在杰克怀里安静了下来。


  

  杰克用精神力帮助裘克的精神体修复起了身上的伤口,完成一切后,杰克揉揉自己的眉心,此时裘克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


  

  他应该离开了,杰克想着,他将意识从裘克的精神云图中抽离了出来,重新返回裘克的浅层意识。他的意识向着海面游去,在快要脱离水面时他忽然感觉到了不对,原本只是平静的水流此时忽然变成了激烈的漩涡,桎梏住他的意识让他无法脱离。


  


  该死,裘克不想他离开他的精神意识。杰克下意识的想要去攻击裘克用来逃离裘克的精神之海,不过他并没有动手。他刚刚才费心费力地把裘克的意识修复好,怎么可能再自己主动攻击裘克的精神领域。可是他还是要离开,算上刚才的精神安抚的时间他已经在这里呆了太久,他必须离开了,不然塔的下一批部队一定会过来。


  

  算了,送给你。杰克想着在裘克的精神之海里留下了他和裘克中间的精神链接,然后将主意识剥离离开了裘克的意识。


  


  “我欠你的。”杰克才精神领域回了来,瞪了还躺在地上昏迷的裘克一眼,对着另一边的自家的精神向导摆了摆手,“走,吃里扒外的小东西。”


  

  黑豹听到了杰克说的话跟到了杰克的身边,它有点委屈,它明明只是真实的表达的杰克自己的意识还要被杰克骂。黑豹再回头看了一眼地上躺在的裘克和他的精神向导,跟着杰克的脚步离开了地下仓库。


  

  


  ————————————


  


  

  裘克站在仓库的房顶上,听着耳麦里的声音,半个小时前,他们刚刚通过线人知道了黑鸦的首领在这边进行交易。其实不要线人他也知道,裘克心里想着,毕竟他和杰克之间有了精神链接,可以大致感知到彼此的方位。


  


  他和杰克中间的精神链接已经快有一个月了,虽然到现在还没有见过再见过面不过这一个月来两个人天天感受着对方的情绪和心态,不知道为什么他反而有点向往流亡向导的生活,相比于塔里的高度压抑和烦闷,好像流亡的生活会跟好,至少他不用在面对每天都争权夺利的同事和因为还怕你太过出色而经常想着打压你的上级。


  


  裘克感知着杰克的方位,链接的另一边传送过来了疑惑的情绪,看来杰克已经感知到了他到来,裘克想了想向另一边传达了见面的想法。


  

  【码头东南角】


  同时在耳麦里下达命令——B队,C队西北方向堵截,A队原地待命。说完关上了耳麦,从楼梯走下了房顶前往了码头的东南角。


  


  


  


  “好久不见。”裘克微笑着对着站在那边的杰克打招呼,身边的狮子很快的跑向了杰克,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你不带队抓捕,却过来和我单独见面?”杰克表情冷漠的看着对面的裘克,伴随着一声脚掌落地的哒哒声杰克的精神向导也跑了出来。


  


  黑豹看到对面的狮子也快步地走了过去,两只大型猫科动物互相转起了圈圈,在进行友好的交流。杰克看到了自己家不争气一下就被对面精神向导勾引了的的黑豹,啧了一声。


  


  “我有带队啊,我刚刚指挥队伍去了另一边堵截了。”裘克自然地回答着杰克的问题,好像他身为塔的追捕者故意调开自己的队伍给对面向导放水是理所应当的事。

  


  “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回去了,组织里我还有事要做。”杰克叹了口气,他不想和裘克有太过于深入的交流,除非裘克加入组织不然他们俩之间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现在他只是在想什么时候能断开和裘克的精神链接。


  


  “诶,等下......”裘克刚想和杰克说一些什么,忽然他察觉出了一丝诡异的感觉,哨兵的第六感让他感觉到了危险。


  


  滴答——滴答——,细微的倒计时的声音才杰克旁边的墙壁中传出,声音的音频极小所以只有身为哨兵的裘克听到了,杰克并没有察觉。裘克看着正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的杰克,在听到声音的一瞬间裘克就知道了墙壁里有什么,他快步跑向杰克,伸出了手。


  

  “杰克,躲开!”


  

  “?”


  

  杰克有些疑惑的看着表情忽然变化的裘克,他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杰克侧头看向了那边的墙壁,几乎是一瞬间他就明白了裘克的意思。墙壁里有什么危险的东西。


  


  澎的一声,炸弹爆炸了,完全没有给杰克闪躲的机会炸弹爆炸的伤害冲击到了杰克的身上,同时爆炸的余波掀翻了奔跑过来的裘克。


  


  嘶——裘克从地面上爬了起来 他一瘸一拐的走到了躺在地上的杰克的身边。他希望杰克就像之前一样身手矫健的躲开,可是并没有。杰克就只是之前一样躺在地上没有动作,裘克俯身看到了杰克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腹部巨大的伤口让人触目惊心,刚才的爆炸中一块铁片深深地插入了杰克的腹部,伤口处正在不短的流着血。大剂量的失血让杰克脸色苍白,同时伤口处的疼痛让他微微抽搐。


  


  杰克用着已经又些失焦的眼睛看着裘克,他看的出来裘克也完全没有意料到这次爆炸,看来裘克也被他塔里的人骗了。


  


  “杰克,你清醒一点,我现在帮你把铁片取出来。”裘克看向杰克腹部伤口的地方,还行除了那一块大的铁片没有什么其他特别明显的碎屑在里面,裘克想了想拔出来后应该不会直接喷血,将手伸向了铁片,没有犹豫的把铁片拔了出来。同时从兜里掏出了简易的止血剂,对着伤口处使用。裘克将药剂大概喷好后,他将里面穿的白衬衫扯了出来撕成一条条布条,用来给杰克包扎伤口。


  


  处理完伤口,裘克擦了擦头顶的汗,发现杰克已经昏了过去。他将手伸向了杰克的耳边找到了里面的微型耳麦,将耳麦带到了耳边,同时开始用个人终端破译交流频道的密码。


  

  “杰克,你那边发生什么了?回话!”耳麦另一边传了一个焦急的男声,看来应该是黑鸦里的人了。裘克调整了一下耳麦,开口。“我刚刚已经帮他处理完了伤口,现在我准备把他送到一个货船上,你们记得去接人。”


  


  “你是……”没有等约瑟夫说完裘克就挂断了频道,抱着杰克走出了仓库。


  


  频道另一边的约瑟夫,有些气愤地拍了下桌子,“什么鬼。”


  


  “杰克回你了。”坐在一边沙发上的艾米丽看着气愤的约瑟夫。


  

  “没有,回我的是另一个人,不过他已经帮杰克处理好了伤口,一会会把杰克放在一艘货船上,我们晚点去接杰克。”


  

  


  裘克抱着杰克走在一艘货船的夹板上,这艘货船十分钟后会离开港口。甲板上满满的集装箱阻挡了别人的视线,没人注意到他们。裘克走进集装箱的区域,打开了一个集装箱——空的。


  


  好了,就你了。裘克想着将集装箱开口又拉大了一点,他看着还在昏迷状态中的杰克,叹了口气,将杰克放进了集装箱里虚掩上盖子,同时把货船的信息通过联络器发给了黑鸦组织里的人。


  


  裘克离开了货船,今天他确实是大意了,不过他已经大概猜到了这次事情的主谋塔E组D组的负责人——“亚历山大.罗茨”。


  


  如果他出了事最大的收益者就是他,这次的爆炸明显是针对他,但是却误伤了杰克。这次袭击如果没有成功倒是没什么,但是如果成功了,裘克受伤肯定不能参与接下来的行动而且最近塔在进行升职考核,总负责人的职务候选人就只有他和罗茨,如果他出了事罗茨直接上任。


  


  他现在在塔里轻易不会惹事,但是如果有人招惹了他,他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这是裘克的原则。裘克想着接下来的计划,打开了联络器。


  


  “队长!”薇拉听到那边联络器接通的声音,她有激动,刚才裘克失去联系了很久,她怕裘克出什么事。


  “你们现在在哪里?”


  


  “我们在码头外,刚才罗茨的人过来了,他们说他们来接手剩下的事情。您当时还没有回来,我们没有办法就只能先离开了”


  


  “好,我知道了。”裘克听完薇拉说的,果然罗茨过来了。“收队回去吧。”


  

  “啊,队长这就回去了?”薇拉有些惊讶按照裘克平时的脾气 这个时候肯定是带着他们回去把罗茨的人赶走。


  


  “你们整理整理回去吧。”裘克再一次下达了命令,他心里有一个比现在就回去赶走罗茨的人更好的办法,而且还可以方便他离开塔。


  


  “Yes,sir。”薇拉听从了命令,回头看向你其他在休整的队员,“队长刚才来命令了,我们现在收队回塔。”薇拉看着手腕上的联络器,队长在想什么呢?


  


  


  ——————————


  


  


  罗茨今天心情不错,他不对头多年的另一个他的负责人在任务里受了伤,而且还伤到了神经得了哨兵感官紊乱症¹,没想到一次小小的爆炸竟然真的把裘克处理掉了。出乎意料的小惊喜让罗茨完全没有去细想事情中的不对,反而沾沾自喜的准备了水果去“看望”养伤中的裘克。


  

  裘克板躺着靠在病房的床上,头上和身上都缠着绷带,沉默地看着病房的窗外。罗茨走了进来看到了病床上的裘克。


  

  “嘿,裘克我来看你了。没想到啊我们的超A级哨兵竟然也会受伤。”罗茨把手上提的水果放在了裘克的床头柜上,他仔细观察着裘克,可以看到病服的里面也缠着绷带,应该是真的受了重伤。


  

  裘克听到罗茨的声音,只是淡然的撇了他一眼没有理会那边得意的罗茨,依旧沉默地看着窗外。


  


  罗茨看裘克没有反应,故意提高了声线“塔的超A级哨兵怎么不说话了?”看来裘克是真的伤的很重,罗茨想着,不然裘克现在就应该和他打起来了。


  


  他过来之前特意找人确认了裘克现在的情况,看来那让确实没有骗他,裘克确实很虚弱,那他可要一定要好好嘲讽一翻了,把之前丢的面子找回来,罗茨坐在了裘克的床边,喋喋不休的开始说起了他在裘克休息的一个星期里的作为。


  


  咔哒,咔哒,时针的指针走到了下午三点,闹铃的声音响起,裘克看了一眼病房的监控器,随后伸手关掉了闹钟,他转头看向了旁边喋喋不休的罗茨。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吵啊。”裘克面带微笑地看着那边的罗茨。


  

  罗茨被裘克的忽开口吓了一跳,他看着床上地裘克,他忽然有一种被猛兽盯上的的错觉。他觉得他应该离开了,罗茨从座位上迅速的站了起来,走向门口。


  


  “来了就多呆一会吧,着什么急。”裘克从床上 侧身下去,站了起来看向浑身僵硬的罗茨,向着他走了过去。


  


  “你.......”没有等罗茨说完裘克就走到了罗茨的身边,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嘘,忘了告诉你了我还被检查出了狂躁症,如果你让我太激动我可能会做出一点违反纪律的事情。”裘克说完,回头看向病房的监控,比了一个口型——“谢了”


  


  

  

  “哎,你干嘛?”奈布看着被威廉暗灭的监控器屏幕。


  


  “刚才监控器出问题了,裘克病房里发生的事情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威廉坐回了椅子上,裘克之前叫他帮个忙,身为裘克的朋友自然是答应了裘克随手帮一下,而且正好他也不喜欢罗茨。


  


  奈布看着那边一脸看热闹不闲事大的威廉,唉,希望他下次还能看到完好的罗茨先生吧。


  


  ——————————


  


  裘克坐在出租屋里等着杰克的到来,三天前他刚刚从塔的管理有暴力倾向的哨兵疗养院里逃了出来,用着之前个人终端破译的拿到的黑鸦的联络密码联系了杰克。


  


  吱呀——门被推了开来,杰克走了进来看到了坐在凳子上的裘克。


  

  “裘克,你叫我过来最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然.......”


  

  “我加入黑鸦算不算重要的事?”没等杰克说完,裘克就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并抛出了一个重磅的消息。


  


  杰克看着,对面的裘克,一脸的不敢相信,仿佛在说你脑子没病吧?塔的高级哨兵要来加入一个被塔通缉的流亡向导组织,简直不敢相信。


  


  裘克看出了杰克的疑问,他开口。“我现在在塔的名单上是失踪人口,而且我现在没有地方去。”


  

  杰克看着面前一脸计划通表情的裘克,他有些无奈。因为某些哨向相容度方面的原因,他是不希望裘克加入黑鸦的,可是又不能否认裘克加入黑鸦绝对会成为组织的一大动力。


  


  唉,算了。杰克点了点头,“你跟我走吧。”看了一眼计谋得逞的裘克,无奈地叹了口气打开了出租屋的大门。


  


  “你们黑鸦迎新没有什么礼物的?比如分配向......”裘克走到了杰克的身边,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杰克。


  


  “没有。”杰克打断了裘克说的话,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在街道上,后面杰克和裘克的精神向导并肩走着跟在两人的身后。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的长长地一直延伸到路的边缘,此后的很多个时候,还会有相似的情景出现在他们中间。


 

——————————


ps:1.哨兵感官紊乱综合症:我瞎编的,不要相信。


       2.文中暗藏许多糖请自由寻找,我第一次写哨向设定不是很熟悉如果有bug轻拍。

      

      


    


  


评论 ( 11 )
热度 ( 113 )

© 一两零陵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