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杰】浮冰边沿(历史背景 小丑罪犯裘×开膛手杰 微车)

*裘杰,裘杰,历史背景。

*微车,有流血,窒息表现。

 

  【I am from hell】

  十九世纪末的伦敦,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余温尚未过去,在经历了蒸汽与工厂的洗礼后的人们尚未从巨大的变化中反应过来就发现人类文明的发展已远远及不上工业的变化。

  

  阴暗、污秽、贫穷、脏乱在伦敦的角落不甚发达的地方蔓延着。妓女,流民,罪犯一起构成了伦敦东区那独特的风景。

  

  Jack走在伦敦东区的街道上,白天的东区街道除了一如既往的嘈杂和脏乱,没有什么大的不同,阴暗总是要和黑夜并行才会出现。

  

  “先生要来一份报纸吗?”

  

  穿着脏兮兮衣服的卖报童,拿着手中的报纸看着正在步行中的Jack,Jack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需要一份报纸,他只想赶紧回家。

  

  他刚刚从远在几百公里外的欧洲大陆上的法国回来,坐着游轮穿过二十一哩长的多佛海峡,踏上大不列颠的国土。

  

  他已经离家三天了,如果他还不到家,可以想象家里那位脾气不好的会做出什么来。他可不想回一家就看到房子里有一只神经衰弱可怜兮兮的小狗或者是浑身暴虐不可理喻的火药桶疯狗,Jack想着,加快了脚下的脚步。

  

  Jack走到了家门口,从怀里掏出了钥匙,插进略显老旧的锁眼,随着咔嚓的转动声,门被打了开来,Jack推开了沉重的门扉。

  

  房间里一片漆黑,老屋特有的腐朽气息充斥其中,簌簌的灰尘随着门扉的开合而落下。

  

  忽然身体被抱紧,温热的气息打在Jack耳边,Joker将刚刚回家的Jack圈在怀里,Joker将头靠在Jack背后在Jack的脖颈处亲昵地摩擦着,有点像一只大型食肉动物对着饲主的讨好。

  

  “你回来了。”Joker的声音压的很低,其间夹杂模糊不清的鼻音,像是被主人单独留着家中多日的宠物犬,话里带着委屈的意味。

  

  委屈了?也许他应该安慰一下Joker。

  

  没等Jack开口,他就感受到了身后人变了意味的抚摸,亲昵的磨蹭,变成了耳垂边带着色情意味的舔舐,环在臂边的双手向上开始解开Jack的外套扣子。

  

  “我刚才外面回来,等我想休息一下。”满身风尘的旅人刚刚经过了长途的奔波,他浑身疲倦急需好好休息一下,不过家里的人好像并不准备体谅一下他。

  

  “你出去了三天。”Joker的声音闷闷的,他依旧靠在Jack背后,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他已经解开了Jack外衣的扣子开始解Jack里面的衬衫,另一只手掐在Jack的腰上,抚摸紧实的肌肉质感。

  

  “God Joker.不要像被丢在家里的宠物犬一样,我一回来你就和我装可怜。”Jack虽然表达出了厌烦但是并没有去阻止Joker的双手,Joker没有回答只是继续手上的动作。

  

  “唉,败给你了。”Jack扭头看向了身后的Joker,他明白的知道Joker在和他故意装可怜,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偏偏吃这套。

  

  “Now kiss me,Joker.”Jack看着身后的人,他决定放纵一下Joker。Joker听到了Jack准确的回答,咧嘴笑了一下,他得到了他想要的。

  

  Jack看着计谋得逞一脸得意的Joker,oh 他都快忘了他养的可背是一只家犬而是一只大型食肉动物,他感觉到了Joker激烈的亲吻,他的后背被磕在了墙上,还好Joker在亲吻时没有忘记把手垫在他脑后,不然就要听到他头骨于墙壁相撞的声音了。

  

  Joker无意识的小举动到是让Jack的心情变好了一点,Jack将双手都搭在了Joker的肩上,他现在完全乐意于来一场激情的放纵,作为三天长途旅行的放松。

  

  『Follow me,my dear.』

  『Carnival is coming』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

  

  黑暗的巷道里,Jack手里拿着手术刀,刨开身下女人的尸体,打开她的腹腔,将里面的内脏器官取出,按着一定顺序地摆放在一边。

  

  Jack哼着那首著名的英国童谣,结尾处忍不住拉长的尾音,将原本节奏欢快童谣变成了某种致郁意味的小调,除了这变味的童谣巷子里就只有皮肉被刀尖切割开的声音。

  

  Joker站在巷子口,他烦躁地踱着步在巷子口来回走动,手里夹着半根还未抽完的香烟,他在等待里面的Jack出来,老实说他不喜欢陪Jack一起狩猎,他不喜欢Jack把目光反正不想干的人身上、尸体上,因为这个原因上一次陪Jack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搞砸过一次了。

  

  他现在被Jack严令禁止在他狩猎的时候打扰他,上一次他不想Jack把太多注意力放在尸体上,于是毁了Jack的作品,这次他还是不要进去了,他怕会忍不住破坏其他吸引Jack注意力的东西,皮鞋走在地面上的声音发出哒哒的声音,Jack从巷子里在了出来。

  

  结束了?

  

  Jack走出了巷子,他不甚在意的走过了靠在墙侧的Joker,挥了挥手。

  

  Joker眯着眼睛看着前面Jack的背影,他走过去拉住了Jack,将他带到了墙边抵在墙壁上,他看着Jack的脸上面零星地溅上了几滴鲜血,干涸的血渍已经变成了黑棕色残留在Jack脸上。

  

  Jack的脸上沾上了那个女人的鲜血,别人的血。该死的。

  

  Joker伸手抹去那已经干涸的几点血渍,好像还不够干净他手上的力度加重,仿佛要将那一块完完全全的擦拭干净,不留下一点痕迹。

  

  他不允许有类似于别人的标记的东西,出现在Jack身上,即使只是不小心溅上去的血迹。

  

  他摁住Jack的后脑,给予了面前的人一个激烈的亲吻,几乎暴力地撬开他的嘴唇,深入他的每一寸,舔舐过他的每一处,甚至连他的氧气也要去争斗,不像是对于恋人的亲昵亲吻,道像极了猛兽的撕咬。

  

  Joker刚刚抽完烟,嘴里还带着浓重的烟草味,Jack闻着忽然迎面而来的烟草味道,下意识的向闪退,却是方便了Joker的进一步压迫。

  

  在片刻的寂静之后,被压在墙上的Jack感觉到了Joker情绪里的烦躁,他开始试图安抚面前的人,对于Joker的深吻他接受了下来,并开始渐渐回应起Joker的索求,同时双手环上Joker的脖颈,他尽量做出完全信任任取予求的样子,即使因为两人身高差的问题他现在完全是被人蜷缩着摁压在墙壁上,姿势不太舒服,不过没关系他的小疯子需要他,受一点罪不算什么。

  

  亘长的深吻之后,Joker慢慢冷静了下来,他松开了对Jack的桎梏,转为沉默地看着面前的人,在两人长久的沉默的寂静之后Jack开口了。

  

  “Joker,我不会离开你的。”Jack看着面前已经冷静下来的人,他观察着Joker的反应,Joker上前紧紧地抱住了他。

  

  『I konw ,my litte Robin.』

  『You'll never leave me .You only belong to me.』

  

  冰川上浮冰的边缘已经开始迸裂,冰面上的人攥着彼此的双手,他们还没有听到身下浮冰轻微的碎裂声。

  
        后续走评论链接。

————

文中我尝试着去描写我认识中的另一种关系的裘杰,他们的处境就想两个趴在初冬冰面上的两个人,处在一种摇摇欲坠的危险的边缘,只有轻微的动作便会掉落到冰水之中,但是两个人还是尝试着贴近彼此,因为他们真的是太冷了。类似于困境中的两个囚徒,彼此唯有彼此。

文中采用有英国童谣《谁杀死了知更鸟》,想要表达一种因果循环的概念。里面裘克的精神状态确实不太正常,他一直处于拥有而已失去的边沿,所以童谣《是谁杀了知更鸟》也是代指杰克和裘克的危险关系。

裘克其实早就感觉到了不对所以他提起离开,因为他知道他身在熊熊烈火之中他不想真正伤害到杰克。

本来我是安排了一个BE的结局但是想了想还是给了他们一个HE的结局,他们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终会再次相见,笔者也不必赘述。

评论 ( 29 )
热度 ( 141 )

© 一两零陵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