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杰】Yes,His Majesty. (生前国王亡灵裘×生前骑士长骷颅杰)

   *裘杰,杰克全篇基本骷颅形态出现,裘克正常人类体型。
      *前世虐恋情深,死后亡灵世界欢乐同居日常。
  

        闲适的清晨,裘克走下了楼梯准备去一楼的餐厅吃早饭,打开餐厅的门裘克第一眼便看到了餐桌旁的爱人。

  上身穿着一件月白色的衬衫,搭配一条浅棕色的裤子,坐在餐桌旁边端着一杯红茶,看着手里的书籍,一切如此的静好,如果忽视餐桌旁的人只是一具骷颅架子的事实的话......

  “你怎么又变成骷颅的样子了”

  裘克走到了杰克身边的椅子,走下看着餐桌上的另一个人或者说是骷颅。

  “你不觉得我这样样子特别的清爽嘛。”杰克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指骨在桌面上有着节奏地敲击着,骨骼和桌面哒哒的敲击声尤其的明显。

  裘克看着对面的骷颅,在骷颅空洞的脸上他却仿佛看到了杰克平时惯常的和煦微笑。裘克思考了一下,猛地弯下身将手伸向了杰克的小腿。

  不会又......

  裘克摸上杰克的小腿,他并没有摸到坚硬的小腿骨反而是空荡荡的一片。哦——他就知道,隔一段时间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不管他有多注意只要他略微忘记一两次就一定会出事。

  “你又弄丢了你的骨头。”裘克有些自暴自弃地说着,这种情况不是一两次了但是每次都足够的麻烦,足够的让他心烦。

  他记得上一次杰克丢了骨头后保持了一个多月的骷颅形态直到他们终于寻回丢失的骨骼。这次是多久半个月或者一个月,饶了他吧。

  上一次情形也是差不多的,杰克一晚上没回来,到家的时候是骷颅的形态,少了一根肋骨,然后他就和一具骷颅一起生活了一个月,整整一个月他都和一具骷颅睡在一张床上。

  “你就不能下弦月的时候不出去或者看好你的骨头。”裘克已经开始考虑起了丢失的骨头的下落,他应该去问一问界里的情报贩子。

  “裘克,你要知道下弦月对着骷颅态的亡灵有着无可比拟的吸引力,但是当我沐浴在下弦月的月光之下的时候我会陷入休眠的状态直到第二天清晨的到来才会恢复,之间我是没有意识的甚至可以说就是一具普通的骨架。”

  杰克一只手托着腮,一只手敲着桌子,骷颅的骨架对着旁边的裘克,没有肌肉包裹的上下颚随着说话的声音上下开合着就如平常一样,除了失去了外层的皮肤。杰克的语气平淡好像只是在解释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发生的原因,好像他丢掉了自己的骨头也只是一件不可避免的而且极其平常的事情一样。

  “你不用和我解释,每一次你出事都是这么说的,现在我只想赶紧找回你丢失的骨头。”裘克看着杰克颇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意味。

  “well,我现在就想办法。”杰克歪着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他想了想将手伸向了另一边的手臂,咔哒一声脆响,他将自己的左手臂拆了下来。

  想象一下裘克看到的场景,餐桌旁坐着一具骷颅,他一边和你说着话一边把自己的左手臂拆了下来,还告诉你
他这样做为了找到自己丢失的另一块骨头。

  仿佛一个冷笑话

  杰克拿着手里的左臂骨,在上面画着咒语,终于完成他把手臂放到了餐桌上,晦涩的咒语被吟唱了出来,桌面上浮现出了一个小小的魔法阵,原本僵硬的左臂立了起来,手指做出了一个指示的手势指向了西南方向。

  “西南方”

  “好,我晚点去找谢必安问一下。”

  杰克结束了做法,把桌子上的手臂拿起来按了回去,杰克习惯性地端起了餐桌上的红茶,虽然他现在这个样子并喝不了红茶,不过都已经泡好了总要做做样子吧。

  裘克看着面前悠哉悠哉的骷颅杰克,他现在只想赶紧找到杰克的小腿骨让他恢复人类形态的样子,此时的裘克还不知道这只是他接下来一个月的糟心的生活的一个开始。

  

  

  梦里的人,燃烧在熊熊烈火之中,他又回到了高高的王座上,看着自己爱的人被架在十字架上。

  但是他却不能伸手,那不是属于他的骑士啊。

  “裘克.......裘........裘克。”

  断断续续的呼喊声传来,他看到了站着他身后的杰克,他穿着一身繁琐的骑士礼服,宝蓝的上衣和月牙白的下装,公国的铁玫瑰勋章别在胸前, 披着红色的毛领饰长披风,就像一个正等待着授勋的典礼上的骑士。

  “杰克......”裘克看着面前的人,如此的熟悉,在他生前无数次午夜梦回中永远的主角,一身正装的骑士长先生。

  面前的杰克站着那里,忽然他像是受到了什么不知名的攻击,他痛苦着皱着眉看着裘克,他抬起手看到了自己的手掌在渐渐的变成白骨。

  裘克看着面前的人,他的脸部逐渐被侵蚀变成了森森的白骨,他看到出来杰克无比的痛苦。在裘克清醒前的最后一秒,他看向了杰克半骷颅半人面的脸,挂这的竟然是淡淡的微笑。

  

  
  “杰克!”裘克从噩梦中醒了过来,他看着熟悉的房间环境,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又是这个噩梦,他又一次看见了生前的杰克。

  裘克挠了挠刚刚睡醒有些蓬乱的头发,一会应该去干什么呢。他看了一眼床铺的旁边,他准备把睡着旁边的杰克叫醒,然后裘克看到一副糟心的画面。

  床的另一半,散落着人类的骨骼,大致完整的拼接的部分除了长条的脊椎骨以外,其他的已经分离,甚至骨架的头部也被单独留在了枕头上。

  裘克看着枕头上孤独的骷颅头,明明毫无表情的骷颅他却分明从上面看出来杰克满脸的冷漠。

  在刚刚的噩梦中,裘克不经意的把他的爱人,现在还是骷颅形态的杰克,分了家。

  “我帮你,把你拼起来吧。”裘克快速的开始收捡起杰克散落的骨骼将它们一块一块拼接了起来,很快拼接好了一个大概的骨架,将杰克的头重新按回杰克的身上。

  “咳。”略微有些尴尬的裘克坐在床边看着刚刚被拼凑好的杰克,“有点容易碎啊。”

  裘克看到旁边的杰克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快速的转了一个头看向你自己,“某些人好意思说,第几次了”骷颅空洞洞的眼眶盯着裘克,仿佛在表示杰克心里的气愤。

  “下次不会了。”裘克看着另一边的杰克,明显的一脸乖巧认错的态度。

  下次还敢,裘克不甚在意地想着,反正是可以拼回来的。

  

  

  

   红茶的吸引力有多大?至今裘克都没有搞明白,特别是在目睹了杰克只是端着手里红茶,闻着红茶的味道就这样整整一个下午后。到底是有多大的执念才能在完全不能喝红茶的骷颅形态时候还坚持泡茶。

  他一定会忘了自己不能喝茶,然后把茶水撒到身上的。裘克坐在旁边,他想他应该提醒一下杰克。

  “杰克你.....”没等裘克说完杰克便做出来裘克担心的事情。像往常一样,杰克看着书端着手里的红茶,对着茶杯喝了一口茶,如果只是这些动作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都是杰克现在一具骷颅,没有喉咙的骷颅。

  正常人喝茶是悠闲的体现,骷颅喝茶是什么?洗骨吗?在这里我们不是要歧视骷颅,只是喝茶也是要有基本条件的,连喉咙都没有的骷颅,喝茶跟洒水有什么区别。

  想象一下,一具骷颅,一具穿着衬衫的骷颅,一具穿着正经的受过良好教育的绅士的骷颅,坐在餐桌边,喝着红茶,然后红茶直接穿过他空荡荡的下颚骨,洒到了衣服上。

  所以说骷颅还是不要挑战喝茶这种高难度的事了。

  虽然茶水已经撒到了身上,可是被洒一身的人还在淡定自若的看着书,“杰克,茶水洒到身上了。”

  裘克看着杰克他看到杰克听到这句话后明显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哦,他果然忘了自己现在是一具骷颅。

  “杰基——”裘克看到杰克僵硬的状态,脱长了声线喊着杰克的昵称。

  “裘克,你有什么问题吗?”杰克调整好了状态,用着空洞洞的眼眶看着裘克。虽然只是一具骷颅确生生让裘克看出了生气的情绪。

  “没有,你继续。”

  嗯,喝下午茶的绅士是不能打扰的,特别是喝不了茶的骷颅绅士,裘克心里想着他还是暂时不要打扰杰克了。

  

  

  裘克刚刚走进家门,就看到了躺在长椅上的人,杰克侧躺在长躺椅上,一只手撑着头看着放在一边的书。老实说杰克躺在上面确实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侧躺的姿势把杰克的好身材显现的淋漓尽致,因为长久的不出门杰克身上穿着的是一件连体式的睡袍,长度不是很长刚刚好到膝盖以上,可以看到露在外面的小腿,同时腰间的系带可以刚刚好的勾勒出杰克纤细的腰身。

  当然这是在杰克人类样子的时候,现在露在外面的只有一对小腿的骨架。

  杰克听到了裘克走进的脚步声,扭头看向了站在那里的裘克,“你回来了?事情处理完了?”如果是人类的形态杰克现在应该是躺在椅子上微笑地对着旁边的裘克说的,不过现在嘛,大抵是一具半张着嘴的骷颅在那它空洞洞的眼眶看着旁边站着的裘克。

  “还没处理完,不过快了。”裘克走到了侧躺着的杰克的旁边,他下意识的将手放上了杰克的腰上,像往常一样想要掐一掐感受杰克腰肢的紧实的手感。

  毫无疑问的他不仅没有感受到腰部的肌肉反而是抓了个空,骨骼坚硬的质感被手掌触到。

  杰克注意到了裘克的动作,嗤笑了一声,在长久的日常相处之中他当然知道情况想要干什么,被掐腰也不是一两次了,所以这次裘克吃瘪让杰克尤为的开心。

  裘克听到了杰克的嗤笑声,啧了一声,他想像往常一样通过触摸杰克的敏感处让杰克难堪闭嘴或者注意力转移,但很快他发现这是行不通的,骷颅是没有敏感处的,何止敏感处连皮肤都是没有的,而且他也不想当一个对着骷颅做前戏的人。

  哦,谁会想上一个骷颅呢?

  “杰克你等着。”

  “你可以现在。”杰克听懂了裘克话里的意思,不过他可不害怕,“你又不是第一次了,我这个样子的时候不是帮过你嘛。”

  骷颅是面无表情的除了上下颚的开合,但是裘克分明才上面读出了幸灾乐祸的戏谑。

  两年前的黑历史也可以被拿来说话?诚然两年前杰克骷颅样子的时候杰克确定帮他发泄了一次但是那次是意外,杰克责任重大,而且谁会想上一个骷颅呢?当然是因为他想到了杰克人型的时候。

  他确实要赶快处理完这件事,帮杰克找到他的骨头,不然他还要继续和一具骷颅在一起的生活。

  

  “我帮你们找到了,拿去吧,价格还是和原来的一样。”谢必安拿着一个盒子把它放在了桌面上,微笑着看着对面的情况和杰克两个人。

  “谢谢了。”裘克把一个钱袋放到了桌面上,打开了面前的盒子取出了里面的腿骨,弯下腰帮杰克把腿骨按了上去。

  “不用谢,老顾客了,而且我和杰克也认识。”谢必安收下了桌子上的报酬,看着面前正在变化的杰克。

  腿骨按上,骨骼凑齐,杰克吟唱着古老的咒语,他浑身都白骨都泛着一种特殊的白光,密密麻麻的咒语浮现在骨架上,随着吟唱的结束白骨变成了活生生的血肉,杰克重新变回了人类的样子,他坐着低头看着旁边半跪着的裘克。

  裘克看着杰克从骷颅的样子变回了人类的样子,在一次握住杰克的双手,虽然因为是亡灵杰克并没有温暖的体温不过没有关系他也是一个亡灵也没有温暖的体温,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杰克从骷颅的样子变来了,糟心的日子结束,生活可以回归正轨,裘克抬头和杰克对视着。

  “两位可以走了吗?恕我和大哥不送客。”范无咎看着那边正在深情对视的裘杰二人,果断的下了逐客令。

  “无咎,不要无理,他们是客人。”谢必安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已经开始送客的范无咎,他这个弟弟性子确实有点急躁,不过没关系,有他在出不了什么事。

  “两位请。”范无咎比了一个向门的手势,示意送客。

  “走吧。”杰克从裘克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起身准备离开店铺。“不要打扰他们了。”裘克点了点头跟着走出了店铺。

  

 

  
  

  花园里精心保养的玫瑰花正在大片大片的盛开,裘克站在花园里,他受邀来参加这位邻国国王的生日庆典,不过现在庆典还没有开始,所以他只能暂时住在附近的夏宫里里,上午没有什么活动,所以他同意了公国公主的邀请来夏宫的后花园里走一走,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甚至比起他在皇宫里的花园还要简单一些。

  “裘克陛下,花园的景色您还喜欢吗?”艾玛看着对面骑在马上的裘克,这位邻国的国王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

  “很好看,贵国的玫瑰依旧是那么的动人。”

  好吧,虽然他不是很喜欢花园的风景不过面子总是要给的,总不能让这位公主难堪。

  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一个人正骑着马向他们这边赶来。骑到了面前,裘克看清楚了面前的人,一头鴉色的短发,眼瞳是偏淡的冰蓝色,一身深黑色的骑士团军装,深黑的底面上暗金的印花纹路显示了这件军服的不凡,领口别着一枚椭圆形的蛋白石胸针,胸前是象征公国军团的铁玫瑰勋章,五颗表示职位的星钻在上面熠熠生辉,看的出来着应该就是公国的骑士长先生了。

  “裘克陛下、公主殿下,日安。”杰克拉了下缰绳将马停在了裘克和艾玛的面前,对着两人淡淡地微笑着,“公主殿下黛儿冕下找您。”

  “艾米丽找我有什么事吗?”

  “冕下没有说,不过还是请您快去吧。”

  “好,我现在过去。”艾玛点了点头,看向另一边的裘克“陛下看来没有办法陪您一起逛花园了。”艾玛歉意地对着裘克弯了弯腰,准备离开。

  “我来陪着裘克陛下吧。”杰克打了一个圆场,“陛下,可以吗?”杰克看向了旁边的裘克,他尽量展现自己温和友好的一面给这位陛下。裘克看向杰克那边,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艾玛看事情处理好了骑着马转身离开。

  “陛下去了宫里的月湖吗?如果没去不如我现在带陛下过去。”

  “好。”裘克看着走在前面的杰克,他的注意力从这位骑士长的衣着逐渐转移到了这位骑士长的身材上。腰与肩的比例从背后看足以赏心悦目,再加上不俗的礼貌与举止,这位骑士长应该是公国重点少女心里梦想的对象。他忽然想如果这位变成了他的骑士长穿上他的国家的军装会是什么样呢?帝国的红色应该会更配这位骑士长大人。

  此时,裘克还只是把这个想法当一个一时的兴趣,却没想到在许多年后这会成为自己长久以来的执念。

  从后花园里礼貌绅士的骑士长,到战场上满是鲜血的战士,再到十字架上熊熊烈火里的罪犯,如果他早一点会不会有什么不同呢?

  “裘克?”杰克看着睡着另一半眉头紧皱的裘克,此时裘克还没有睡醒。

  做噩梦了?

  “醒醒。”

  杰克推了推还在睡梦中的裘克,裘克被杰克从梦中叫醒了过来,有些茫然地看着身边的杰克,“你刚刚做噩梦了?”杰克有些担忧地看着裘克。

  “梦到了以前的事。”裘克挠了挠头,看着对面的杰克。

  “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而且我现在不是在你身边吗。”杰克回想起了过去的往事,他知道过往对裘克伤害太大,他安慰着裘克,让他放松下来。

  “我知道。”裘克伸出手,将杰克拉进怀里抱紧。

  再也没有了教廷或者其他的干扰,虽然是到了化为亡灵后才和自己所爱之人在一起,不过已经足够了。

  裘克将头靠在了杰克脖颈间,他环抱着怀里的人,紧密贴合之间杰克仿佛感受到两颗不同的心脏中间的靠近,虽然不会跳动但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它们的存在。

  现在你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骑士了

  Yes,His Majesty.

  

  

  

  
  

  

  
————
1.其实我本来想些一个别国骑士与别国国王的虐恋情深,然而傻兮兮的零陵同学还是把它写成了傻白甜,欢乐逗。唉:-(
2.前世大概就是爱而不得,相恋而又不能在一起的故事,不过死后吗....emmmmm欢乐逗日常。
  

  

  
  

评论 ( 11 )
热度 ( 107 )

© 一两零陵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