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杰】爱情是七分平淡加三分热情(双总裁,日常系)

*裘杰,双总裁,日常系,老夫老妻相处模式

*爱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清晨是从俄国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四小天鹅舞曲开始的,阳光才窗户里照射到了床上,被窝里睡着的人还在和晨起的困意做着斗争,音乐轻快的节奏昭告着新的一天的开始。

  杰克从被窝中伸出手滑掉了手机的闹铃,像其他有爱人的人一样早上起来总是回去看一看身边的人,杰克摸了摸双人床另一边的位置,空空如也,另一边的人已经起床了。

  晨跑去了嘛。杰克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看略微有点杂乱的卧室,昨天晚上脱下来的西装喝领带散落在房间的地板上,挠了挠头,刚刚睡醒大脑有些昏昏沉沉的,他从床上爬了下来,走出了卧室。

  

  整理好了领带,杰克看了看更衣镜里的自己,看到了头上撬起的一撮黑发,他伸手抚平了翘起来的头发。

  咔哒——卫生的房门被人打了开来,一个人走到了杰克的身后环抱住了他。

  “Good morning kiss”

  因为身高的缘故裘克从后背环抱着杰克,拉过杰克的侧脸开始了今天第一个缠绵亘长的亲吻。

  舌尖缓缓地探入,他撬开了对面人的唇齿,逗弄似地用舌尖滑过杰克的后牙槽部,带起对面人的舌头邀请他与之共舞,唾液在两人的亲吻之间相互交换着。直到气氛逐渐变得有一点迷乱的暧昧气息,杰克推开了扒在身上的人。

  “一会还要去公司。”杰克整理着刚刚因为亲吻而弄乱的衣服,看着坐在床边刚刚脱下运动服的裘克“我去热牛奶,你换衣服。”说着走出了卧室。

  

  “球花的早餐你给它准备了吗?”杰克将热好的牛奶倒到了杯子里。

  “还没有,我现在去开,今天早餐是什么?”裘克已经换好了一身西服站着客厅里,他望着厨房里系着围裙正在倒牛奶的杰克。

  “烤土司。”杰克将准备好的早晨放在了餐桌上,脱下了身上系着的围裙,他看着围裙上的图案。主体是白色的围裙上印满了类似于火箭推进器的Q版图案,裙边是一圈嫩粉色的蕾丝边。

  “你当时买这个围裙的时候是怎么想的,裘克?”杰克看向了客厅里正在开封新鲜狗粮的裘克,他把手中的围裙挂到了厨房的挂钩上,回到餐桌前吃起了他的早餐。

  “有什么问题吗,上面的图案不是很好吗?”裘克倒好了狗粮,走到了餐桌前走了下来。

  “而且你穿起来我感觉挺可爱的。”

  “可爱你可以自己穿。”杰克一脸冷漠地看着对面的裘克,“如果你的员工知道他们的总裁竟然是这种审美,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

  “他们不会有任何想法的,而且他们也看不到这条围裙。”

  “你的审美,球花都瞧不起。”杰克对着客厅里的边牧招了招手“对不对,球花”杰克揉着家里养的边牧的耳朵说着。

  裘克吃着手中的吐司没有说话,他扫了一眼桌子旁边的边牧对着它做出了一个威胁的手势——明天就把你拿去卖了。边牧看着裘克的动作缩了缩头委屈地看着另一边的杰克。

  “你不要老吓它。”杰克揉着身边边牧的头笑着看向旁边的裘克。

  “我先去上班?”杰克吃完了剩下的早餐,起身理了理自己的领带,拿好了桌边的汽车钥匙。

  “我送你去吧,等我一下。”裘克抬头看了眼杰克,加快了自己手上的动作。

  “好。”

  杰克坐回了餐桌旁边的位子,满脸笑意地看着另一边的人,他端详着爱人今天的穿着忽然他皱起了眉头。“裘克,你今天的领带是什么情况?我不是给你买了一条可以用来配这身的嘛?”工作用的正式西服里带着一条休闲风的领带看起来非常的不搭。

  “前天晚上......”

  裘克抬头想要说什么,但是并没有说完反而带着暗示性地看着杰克胸前的领带,想是在回忆什么。杰克对上裘克充满暗示的眼神忽然他明白了裘克的暗示,他回想起了前天晚上绑住自己双手的领带和一晚上的事情,杰克沉下了脸色。

  “我去那我那条给你带”杰克起身对着坐在餐桌旁的裘克翻了个白眼,走进了卧室去里面拿自己的领带。

  

  杰克回来走到餐桌旁,他俯下身帮座在椅子上的裘克将领带解了开来,把另一条领带系在了裘克脖子上,熟练地打起了领带。

  “好了。”

  “我现在送你去公司。”裘克抬头看着面前正俯着身子站着他面前的杰克,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到几十厘米,甚至只要他稍微的坐起来一点就可以吻到杰克的脸颊。

  “你今天早上没有早会?”

  “没有”

  杰克帮裘克打好了领带,随手理了理裘克的衣领,他起身走向了门口。“走吧。”

  

  

  汽车停在了杰克的公司楼下,杰克解开了安全带,推开了车门,裘克侧过身拉住了杰克的一只手,看着旁边半只脚已经跨出了车门的杰克。“晚上我来接你,顺便一起吃饭?”

  “行。”杰克点了点头,准备下车但是却没有并没有松开裘克的手,他看了看周围,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们,杰克回身,借着两人交握的双手凑到了裘克的面前。

  “我走了。”他用小拇指偷偷地在裘克的掌心滑了滑,之后快速的转身下了车,走向了公司的正门。

  裘克盯着被杰克小拇指偷偷蹭过的手掌,想是在回忆刚才的事,在杰克靠过来的瞬间他以为杰克会会给它一个早安吻但是很明显杰克并没有打算这么做反而是撩拨了一下他就离开了,裘克轻笑了一声,开车离开了。

  

  

  “老板这是刚刚拟好的提案。”薇拉把手中的文件放到了杰克的办公桌上。

  “行,你先下去吧,我看完签了字你再拿回去。”杰克打开了桌子上的文件。

  “老板已经中午了要不要先下楼吃个饭。”

  薇拉看着一工作起来就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吃饭的老板,身为整理有的时候她还要去关心上司的身体,毕竟她的这位老板是做出过因为工作太忙而忘记吃饭低血糖昏倒在办公室里的事的人,她不得不多担心一点老板的身体。

  “你先下去吧,我看完了文件就下去吃饭。”

  杰克专心地看着手里的文件,篇幅略长但是和今年的一个大的项目有关他比较重视,所以他准备先总地看一遍大概确认一下没有什么大的差错。

  咚咚——仿佛伦敦大本钟钟声的通知铃声响起,杰克扫了一眼手机的屏幕。

  [小疯子:吃饭了吗?]

  杰克没有去回复这条短信继续看着手里的文件,熟悉的铃声再次响起。

  [小疯子:我知道你看到了,去吃饭。]

  [小疯子:我要去找你助理了,然后在你公司的Email里发给全体员工通知喊你吃饭:)]

  杰克看了眼手机上短信的内容,他忽然想到了公司Email群发的威力,杰克叹了口气放下了手里的文件,拿起了手机。

  [杰克:我现在下楼去吃饭:)]

  [小疯子::)]

  裘克放下了手里的手机,愉悦地吃起了桌上的午餐,每日喊爱人按时吃饭任务完成1/1。

  

  

  裘克将车停在了杰克的公司楼下,他抬头看了看还亮着灯的总裁办公室,走进了杰克的公司。裘克走进了办公间看到了深棕色头发扎着半丸子头的女助理,他走上前。薇拉听到脚步声抬头看见了面前的裘克。

  “杰克呢?”裘克用手指了指里面的总裁办公室。

  “老板还在里面改文件。”

  裘克听女助理说完,才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烟拿在了手里站着等了一会想了想,走向了杰克的办公室,推开了办公室的门,杰克正坐在办公桌前批改着文件,听到开门声他抬头看见了门口的裘克。

  “还没改完?”裘克走进了办公室,走到了旁边的沙发上,他拿出了打火机准备点烟,忽然他想到了杰克不太喜欢旁边有人抽烟,他将手里的打火机和香烟收了回去,看着对面正在专心批改文件的人。

  半小时后,杰克批改完了手里的文件,他关上了文件,起身走到了裘克的身边。“等很久了吗?”他侧着腿坐到了裘克的大腿上,托着腮看着面前的爱人。

  “没有很久。”裘克笑着看着身上坐着的爱人,疲惫了一天的他忽然心情变得无比的好。

  办公室的门被推了开来。

  “老板,文件.......”薇拉走了进来看见了坐在办公室里沙发上的两个人,她僵硬的站着门口。

  两人被突如其来的开门打断亲昵,杰克回头看向僵硬地站着门口的女助理,“奈尔你可以先回去了”门口的薇拉像是得到了什么大释迅速的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去吃饭吧”杰克看着身下的人尴尬地看着对方笑了笑,裘克看着尴尬的杰克回应地点了点头。

  

  

  “在看什么?”裘克刚刚洗完澡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看向走在沙发上看着正在投影仪上看视频的杰克。

  “《天鹅湖》。”

  “........”裘克听完杰克回复的话,像是回想到了什么不好的记忆,有些畏惧地看着投影仪上的视频。

  对于这部电影裘克有些不太好的回忆,大一的时候裘克有一个暗恋了五个月的同系同学,在“详细”调查了对方的爱好后他决定请对方去看一场芭蕾舞剧,本来是很完美的计划如果他没有忽略芭蕾剧剧本版本的不同就更好了。

  芭蕾剧没有采用常用的剧本而是换成了上演另一个剧本,原本的爱情战胜邪恶,男女主角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结局变成了王子与公主双双逝去,在看到最后一幕的时候裘克的脸色彻底地不好看了起来。

  邀请暗恋对象第一次约会去看了芭蕾歌舞局还正好选择了悲剧的剧本,大概和第一次吃饭结果暗恋对象食物过敏送医差不多了,以至在回宿舍后被室友教了半个月的凭本事单身周可儿,虽然从结果上来说他当年的暗恋对象现在已经变成了现在坐在沙发上的合法丈夫 ,证明其实第一次约会看爱情悲剧也没有那么的差劲,但是还是让裘克对芭蕾舞剧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阴影。

  “我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就是看的这部剧,只不过是不同的剧本。”杰克抬头,带着点戏谑的口吻说着,他看向沙发边站着的人。

  “我不知道会是那个剧本。”裘克坐到了杰克的身边,带着无奈的语气,他当年如果知道是那个悲剧的剧本他绝对不会请杰克去看的。

  “其实我更喜欢悲剧的剧本,你当时请我去看的时候我看的很开心,不过结束的时候我看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而且之后你半个月都没有去找过我,我还以为是我做错了什么,现在想想你是在尴尬当时选错了歌舞剧啊。”

  “嗯。”裘克低着头回想起往事,他有点沮丧。忽然他反应过来了杰克说的话,“啊?你是喜欢那个剧本的?”他抬头惊讶地看着杰克。

  “对啊,而且我用里面的配乐当铃声已经好久了,你不会没发现一直以为我不喜欢这部剧吧?”

  “是啊?我一直以为你不喜欢的。”裘克看着面前的爱人,他忽然觉得之前的自己有一点傻。

  杰克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他侧过头捂住了上扬的嘴角,“我不嘲讽你了,睡觉吧,不早了。”杰克起身走向了卧室。

  “明天是星期六。”裘克抬头凝视着离开的杰克的背影,语气十分的平常像是在平静的描述着一件事实,但是微微上扬的嘴角出卖了他的情绪。

  明天休息,今天晚上当然应该开心一点,毕竟明天早上不用早起也不用上班。

  “啊........”杰克听到裘克的话,回头看了一眼走在沙发边已经站起来了面带微笑着的裘克,他看到了裘克眼睛里带着的那丝不怀好意。“我先去睡觉了,今天忙了一天了要早点睡。”

  杰克加快了走向卧室的步伐。在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他的的腰被人缓缓地搂住,他被裘克从后面抱住了,裘克凑到杰克的耳边轻轻地吐着气说着,“今天晚上可以晚点睡。”,裘克打开了房门带着杰克走了进去。

  今晚才刚刚开始。

  

  杰克躺在床上看着身上的裘克,裘克低头吻起了他的脖颈,另一只手巧妙地解开杰克身上浴袍的带子,双手在杰克的腰间游走,杰克伸出手开始帮自己的爱人解浴袍的带子,同时他享受着爱人的抚摸。

  “汪,汪汪。”边牧的哒哒的脚步声从床底下传了过来,他欢快地摇着尾巴叫唤着,看着床上它的两位正在交流夫夫感情的主人,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这样的做法有什么不妥。

  裘克听到边牧的叫声,浑身僵硬了一下他扭头看向了床下的宠物犬,“阿花,走开。”边牧明显没有理会主人的意思,一脸呆萌地看着床上的两个人,它只是想要主人陪它玩,为什么主人要那么生气。

  看到自家的宠物犬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裘克黑着脸重新系好了浴袍走下了床,“明天就把你卖了。”裘克咬牙切齿地说着,带着边牧走出了房门然后迅速的将边牧留在了卧室外,关上了房间的房门。

  “第十三次。”

  杰克看着门边的裘克,一只手撑着头,侧躺在床上,黑色的浴袍已经被解了开,褪到了手肘部大开着露出了整个胸膛和精瘦的腰身。裘克走回了床边,注视着面前的人,他抚摸上杰克的腰身。

  “继续。”

  

  爱情是七分平淡加三分热情,婚姻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充满激情反而是平淡中带着一点涟漪,但是他从未有过厌烦的想法,日子在一天天的进行着,明早又是新的一天。

  

  
  

  

  

  

  

 

  

  

  
  

  

  

评论 ( 6 )
热度 ( 81 )

© 一两零陵香 | Powered by LOFTER